<rp id="flrdb"></rp>
    <li id="flrdb"><acronym id="flrdb"></acronym></li>

    <button id="flrdb"><object id="flrdb"><cite id="flrdb"></cite></object></button>
  1.  
    客服熱線:020-32366026
    ???你好,歡迎來到中飼商城
    ????中飼商城?
    ?魚粉   獸藥   添加劑    飼料   養殖器材
    ??????????當前位置:
    回鄉手記:被手游“打垮”的農村下一代
    來源:互聯網 | 作者:中飼 | 發布時間: 2018-02-25 | 3872 次瀏覽 | 分享到:
    臘月二十九,我僅背著一個小書包,回到了我7年都不曾回去的故鄉。與各種新聞報道中返鄉人員大包小包的畫風完全不同,我回鄉的行李簡單到不及以往出一次差多,而我回去的主要動力是看望年事已高的外婆,順便參加一下初中同學聚會。

    當我走過200多公里,高鐵加出租車花了4個小時(有近2小時都耗在堵車上),終于站在闊別多年家鄉的土地時,內心其實并沒有太多的波瀾和感慨,很多記憶其實已經失焦。
    在老家呆了一天兩夜,不到48小時里,度過了除夕和大年初一上午傳統春節里最為隆重的時刻。但我卻沒有感到過年本該有的鮮活氛圍,除了圍坐在一起吃火鍋時的煙霧繚繞和大人孩子簡單的交流,讓我感到還有一絲絲人間煙火氣息,其他時間都被“娛樂節目”占據了——大人們湊了2桌麻將,讀大學的表弟表妹,甚至上幼兒園的外甥女都抱著手機玩游戲。
    年味兒變淡已經是這些年來春節長假結束返工后媒體記者們老生常談的話題,再在這里抱怨幾句未免就顯得有些矯情。我想說的是另一個讓人感到難受、又無力改變的事實——網絡游戲在農村大行其道,對農村孩子的嚴重影響超出想像。
    表弟表妹戒不掉的手游癮
    這次回到故鄉,與以往種種指向鄉村凋敝的報道有點“不符”的現象是,家鄉的水泥路、自來水、管道天然氣已經通到每家每戶,同時絕大多數百姓家里也都接入了光纖,互聯網的觸角已經延伸到了鄉村的各個角落。
    我剛到家,看到兩個十八九歲的一男一女坐在沙發上,注意力全在手里橫拿的手機屏幕上。幾年不見,我上前打招呼他們也只是抬頭看了我一眼,表妹有過一瞬間的喜色后,叫了一聲表姐又低頭回到游戲中。已經是中午表弟還穿著睡衣,看上去臉也沒洗,他說“姐,你等會兒,我玩完這局再跟你說話”。
    我掃了一眼,他們倆玩的都是同一款游戲:王者榮耀。我無奈地尬笑了一下,恍惚想起十多年前大姐帶著我和他們去外婆家后面的山上摘野果、采茶葉,表弟表妹追趕著鴨子四處跑;有一年夏天我們還碰到一條蛇,大家集體大逃亡的驚險刺激.......那時候,大家笑得聲音那么開懷,晚上圍坐在一起聊不完的話題,嘰嘰喳喳的表弟表妹簡直就是十萬個為什么,常常讓我回答不上來,那時候還沒有那么好的網絡和智能手機供我隨時“百度一下”。
    過了十多分鐘,二人差不多都結束了游戲,可是他們湊上來和我聊得最多的還是游戲攻略、自己的輝煌戰績等。我基本是個游戲白癡,對當前火爆的王者榮耀、絕地求生等幾款游戲只是知道名字而已,幾乎插不上什么話,他們倆倒是說的津津有味。
    我有點無趣,刻意問了問兩兄妹在大學里的一些事想岔開游戲話題,讓人感到失望的是,他們對自己才開始半年的大學生活幾乎沒有任何興奮或者覺得值得聊的話題,說上一兩句就沒有下文了。問及一些所讀專業發展方向的問題他們更是一臉茫然,言談中我了解到逃課打游戲已經成為一些大學生的家常便飯?!罢麄€宿舍經常集體逃課打游戲,在被窩里通宵戰斗也很常見”、“上課有點無聊,老師講的都是在照本宣科,學校的社團活動也比較假,沒意思,打游戲就不一樣了,這個時候班里同學們特別團結一致”......


    想當年我上大學的時候,每天上課、社團活動,還有偶爾的社會兼職和公益活動足以讓我分身乏術,別說打游戲,就是一般的QQ聊天都沒有時間。當然也有打游戲的同學經常組隊喊出“為了部落”,但也遠遠沒有表弟表妹這一代這么沉迷。眼下他們幾乎是每天玩游戲超過了5個小時,假期更是除了吃飯睡覺,幾乎所有時間都耗費在打游戲上,連上廁所都在打。
    在游戲面前,家訓古風蒼白無力
    吃過午飯,外婆外公和舅舅們張羅著下午一起去給曾祖父上墳,因為幾年沒回來,我尤為重視這次祭拜。但是表弟表妹們表示不想去,就在家里呆著。面對已經接近20歲的孩子,一年才回一次家的舅舅也不好管,也只能任由他們在家打游戲。
    曾經的家風威嚴蕩然無存,祭祖的中國傳統美德在表弟們眼里完全不是什么正經大事,哪里比得上在家里安安靜靜開黑2局來的痛快!


    小時候過年,我們是極其快樂和向往的,除了有大把瘋玩的時間,晚上也不必早睡,可以痛快地看看電視、吃好吃的就很滿足??墒乾F在,走親訪友時的糖果、花生、美味佳肴不會吸引孩子們的注意力,親戚們給的紅包再大也不能像當年我們得到十塊錢就能樂上半天。在這個物質豐富的年代,孩子對“年”的盼望與喜悅或許就是打游戲的時候父母能少點嘮叨,多給點錢充值買裝備和皮膚,電子游戲成了他們春節的唯一娛樂方式。
    有網友吐槽“現在孩子過年,最盼的就是初一到初三不吃飯的玩三天手機,手機是最親密的陪伴!”
    “兒時過年,最囧的就是,推開門,屋里坐滿人,想拜年卻不知說什么的楞樣!現在孩子過年,最囧的就是回到老家,沒有Wifi,跑到別人家墻外蹭網的無奈!”
    下午到鎮上的街道走了走,不到百米的一條街,你能叫上名字的國產手機品牌的直營店和運營商門店占據了最顯眼的位置,可以看出互聯網和智能手機對農村市場的影響之大,而這兩樣工具搭建了當下孩子們手游的“基礎設施”。在這樣完善的“基礎設施”前提下,諸如騰訊、盛大等游戲廠商開發出的游戲則“吞噬”了孩子們的青春時光。


    鄉村網癮病已入膏肓
    在農村老家,青少年孩子橫拿手機“打打殺殺”的場景比比皆是,網絡的便捷讓留守在鄉村沒有太多娛樂項目的孩子們找到了天然的情感寄托和發泄口。
    在這兩年經濟形勢不容樂觀的大環境下,還在象牙塔里的表弟表妹卻沒有一點危機感。不知道再過三年,他們將要踏入社會的時候,會不會不知所錯。而這還不是我最擔心的,我更擔憂的是,這樣沉迷游戲,將來他們很有可能一直都無法肩負起自己應盡的責任,即便投身社會沒法養活自己也絲毫不擔憂,感覺不到痛苦,而是以一種麻木的心理繼續沉浸在游戲中度過本該奮斗拼搏的大好時光。
    更讓人震驚的是一些沉迷游戲的農村留守孩子還引發了不少的社會問題,諸如鄉鎮少年偷盜多部手機只為了拿到里面的流量卡玩游戲、因為玩王者榮耀十三歲少年竟殺害自己親身母親......


    輿論指責鋪天蓋地蔓延開來,也有游戲擁躉在反駁“殺人不該怪賣刀的”。有網友犀利地指出,我們無法因為喝酒可能上癮就要求國家全面禁酒、抽煙可能上癮就要求國家全面禁煙,可我們依然要清醒地認識到受眾的特殊性,未成年人并不具備成熟的判斷力和自制力。
    而且,電子游戲侵蝕著大量青少年的寶貴時光,當前受到影響的用戶群體非常龐大。據《中國游戲產業報告》顯示,2017年中國游戲用戶規模達到了5.07億人。而據人民日報報道,2017年上半年《王者榮耀》的日活躍用戶為8000萬人,QuestMobile數據顯示,《王者榮耀》單日使用次數一度達到8.2次,人均最高單次時長則為5.1個小時。這款游戲被人民日報視為“電子鴉片”一點不為過。


    有媒體人感慨:我們的鄉村,何時才能真正“榮耀”?鄉村的孩子,如何才能真正突圍“絕地”?
    尤其是農村,面對留守兒童,或者父母沒有太多時間與孩子交流溝通時,手游對他們的殺傷力就越大。這無疑已經是一個龐大、復雜的社會問題,我們的游戲廠商、家庭、社會組織真的需要好好地思考一下該怎樣拯救這被游戲包圍、侵蝕的青年一代了。
    我們不反對手機游戲。站在資本層面來看,他們無疑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在關心下一代的成長環境中,企業應該盡到的公民責任是什么?是否可以通過技術手段有效地制止孩子們玩游戲過多的時間?在追求利益最大化同時,如何同步放大社會責任?
    救救孩子們,其實是在挽救我們的下一代。

    av78

      <rp id="flrdb"></rp>
      <li id="flrdb"><acronym id="flrdb"></acronym></li>

      <button id="flrdb"><object id="flrdb"><cite id="flrdb"></cite></object></button>